无法甩掉的影子

 无论我,是站立
 还是行走
 父亲的影子
 总是尾随其后……

 有人说:是遗传
 也有人说:是性格
 无论我喝了多少水
 无论我排了多少汗
 都将无法改变
 父亲的血液
 在我的血管里奔流与 循环……

 我曾试图改变基因
 在我身上的存在与裂变
 我曾想,像风那样
 无因无果的来
 又无影无踪的去
 无论我的存在,还是消失
 要像蒸发的水汽
 在人们的视野中
 了无痕迹……

 再净的天空
 也会留下风的影子
 再清的水流
 也无法离开氢氧离子
 即使我有一天在孤独里死去
 即使我的肉体变成了烟,骨骼化成了灰
 我相信:父亲的唯美文案长篇影子也不会离我而去
 因为返祖归真
 是生物界一个永恒
 (文/谷子)